生命中有一些人,来不及陪你细水长流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唯美生活

十岁那年,当许多与他一样的同龄人享受着童年应该享有的欢乐与美好时,他却发生了对他人生起着很大改变的遭遇,他父亲去世,后来又有一个有家室的男人闯入他和他母亲的世界,然后,受到外界各种嘲讽鄙夷,留下与人群落单的他,自卑并孤独成长。

十岁前,他是记不起关于父亲的二三往事了。他只记得父亲在世时,酗酒成性,每次喝酒醉了,都要拿皮带抽打他和他的母亲。但他的父亲每次酒醒之后,都极懊恼,为什么喝酒醉了要犯下冲动错误,又再给他和他的母亲道歉。而他的母亲,也很瘦弱矮小,只知道拿眼泪来惩罚他的父亲。

他以为,父亲打儿子是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只是少不更事的他,不知道父亲欺负母亲,是一种残忍,一种伤害。但这一切,终究是戛然而止,他的父亲因肝癌去世,在街坊邻里的口中说得不好听的话,就是“一个酒鬼死了”。于是,他没了父亲,而他的母亲却因为丈夫去世,一个人拉扯他长大,饱受了太多风雨沧桑的欺凌。

他小时候家贫,父亲因病住院期间的钱都是靠亲戚朋友周济。彼时,他放学后都是一个人走路去医院守着父亲,看见路上好吃的零食,他都不敢买,只是紧紧的握着那皱巴巴的几元钱,心里想着每天存一点零用钱,好给父亲治病。当时的几元钱可是了不得的,但他多少是懂得一些道理的,家庭条件不好,就多存些钱好给父亲治病。

后来,他从大人的谈话中得知,父亲治病需要好几万元手术费。上万的手术费,这样的数字于当时他拮据的家庭而言,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。因为他父亲检查身体住院期间就已经花了一些钱,又还需要几万元做手术,这完全是一个仅靠他父亲那一点微薄的工资所承担不起的。

他们家住的是老房子,母亲也下岗了,就在家属院里开了一个小卖部,和着父亲的微薄工资,勉强过日子。父亲的病一直拖着,他看着母亲每天以泪洗面,身体愈来愈消瘦。后来,他和母亲索性从家中拿了几床棉被,在医院病房里打地铺睡觉。

那一段时间里,几乎都是他和母亲守在父亲病房里。他母亲给他父亲喂饭时,他就站在旁边哄着父亲说爸爸快吃饭,吃饱饱后我和妈妈等你带着我们去北京。他父亲年轻时是去过北京的,拍了些照片拿回来给街坊邻里看,羡煞旁人。所以,他父亲允诺过他,要带着他和母亲,他们一家三人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拍一张合照。等他长大有出息了,再带着父母再去天安门广场拍一张照片。但这些,终究是他这一辈子都实现不了的奢侈。

奢侈是什么?奢侈并不是你有着让别人羡慕的东西,奢侈是当你失去曾经不以为然的东西后,恍然大悟,失去的都是时过境迁后最需要存在的,可是又再也得不到了,这就是奢侈。

他父亲病重时,医院几乎每天会下两次病危通知书。有一天晚上,他被母亲歇斯底里大哭的声音惊醒。

他母亲拿着成为直线的心电图跑着去找医生,边跑边哭,整个医院沉寂又深沉的氛围被他母亲的声音打破了。他见母亲哭着,他也待在病房里跟着嚎啕大哭。他不停的去摇动他父亲,边摇边哭着喊爸爸你不要妈妈和乖乖了吗,你快醒醒,乖乖会听你的话好好做作业,乖乖不买零食吃了。

他当时才十岁,根本就不懂得生生死死这个道理多么郑重。等到他母亲和医生匆忙赶来后,只见医生拿着大小不一的管子在他父亲身上到处动着,而他母亲,一个劲的坐在旁边哭,声嘶力竭的喊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,秋秋,你不要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走,你走了我们怎么活。他一直都记得他母亲当时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,还有说的这一句话。后来,经过医生抢救,他父亲转危为安。当天晚上,他和母亲一夜未眠,三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,依偎着也没有说话。

第二天,亲戚朋友听闻他父亲病重快死了,才陆续带着一些水果礼品,送了些钱赶来看望,寒暄了几句没一会也就走了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他父亲患了肝癌,这是很忌讳的大病,大家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。其实,这人生很多时候都是这样,自己是戏子,看着台下的看客匆匆来,又匆匆去。戏表演得好些,会得到一些掌声。若是表演得差了,则会招来骂声。

也是亲戚都来了后,医生才单独找家属谈话,说他父亲日子不多了,每天这样在医院待着医药费既贵,也无济于事,不如接回去了。在征得他母亲的同意后,他父亲被接回家。

这一回,他母亲没有憔悴,没有哭泣,反而异常的高兴,一回到家都问着他和亲戚们要吃些什么,好去菜市场买来做一顿美餐。他母亲一直盘算着说,秋秋喜欢喝酒,给他勾兑几两酒喝,要不然都没机会了;秋秋喜欢吃鱼,买一条拿回来做红烧鱼;秋秋不喜欢吃大蒜,不要买大蒜;秋秋爱干净,先把它喜欢的那一条大喇叭裤拿出来给他换上。其实,现在的他回想起来,母亲是在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辞别与父亲在世的最后一段时光。

他父亲回家后没几天,就去世了。他记得父亲去世那天,他父亲让他母亲叫上那几个“有头有面”的同学来家里,开着车带他在城里面兜一圈,他父亲说好像有好几年没看看这个城市了,他想看看。

出发之前,父亲要求穿他喜欢的衣服。而他,依偎在父亲肩上,没有说话。良久,他父亲才挤出几句微弱的话,拉着他瘦小的手说,乖儿子,爸爸对不起你了,你长大了要好好照顾妈妈,偿还爸爸欠下给你妈妈的爱。不准欺负妈妈,要保护她。他听见父亲说这些,又眼泪汪汪的哭了出来。

他父亲缓缓的伸出那一双苍白的手擦掉他的眼泪,对他说,儿子,再亲爸爸一口,爸爸以前喝酒醉了打你和妈妈是爸爸不应该,你不要恨爸爸,亲爸爸一口吧。

他父亲对他说完这些话,又和那几个同学说,以后我没在了,多照顾这一对孤儿寡母,我知道你们有能力。他父亲那些同学都点头说放心。继而,他们就带着他父亲坐上了车。

他母亲不许他去,叫他在家里乖乖地等他们回来。然后,他们便开车走了。他跟着出门,看着车开走。只是没一会儿,车停了,传来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声,喊着秋秋你好狠心啊,你真的就这么抛下我和儿子走了吗?那一瞬间,他听着他母亲反复的喊着他父亲名字,而他,蹲着地上抱头大哭。

这一回,他真的成了没有父爱的孩子,而父亲、爸爸这些字眼,从这时开始便从他的人生字典里抹去了。

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,葬礼是在家属院举办的。那三天,他几乎都跪在他父亲的遗体前,因为长辈们说这是孝敬。他父亲下葬那一天,他,以及他的母亲、奶奶等亲人看着他父亲火化。

他记得当时一直强忍着泪水没有哭,因为他父亲说过,母亲在的时候不要哭,不要让母亲觉得自己软弱保护不了她。倒是他母亲抱着他父亲遗体一直哭喊。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时间到了后,他亲眼看着他父亲的遗体被推进熊熊烈火中。

这时,他母亲说,你快哭啊,你怎么不哭,你不哭以后就再也没有爸爸了,你快再摸摸他的身体。这时,他才放声大哭。而他父亲的遗体随着众人的哭声,渐行渐远。他想,以后再也没有人教他如何勇敢了。但想了想,他父亲生命最后日子里,一家三人能够在一起度过,也是知足了。毕竟,我们身边的人,总有一个要先走,所以能够在有限的日子里活出无限的幸福,是莫大的荣幸了。

他父亲去世后,家人凑了些钱,给他父亲买了一块很小的墓碑。只是在他父亲的墓碑上,没有刻上母亲的名字。直到现在,他一直都不懂为什么母亲没有在父亲碑上落名,母亲不是深深爱着父亲吗?而这样的隐忍,他也一直没有问母亲。因为他知道,母亲没有在父亲墓碑上落名也许有她自己的难言之隐。

十多年了,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,这期间遭逢了太多太多磕磕绊绊。如今,他想起这么多年来走过的路,想着曾经发生过的苦难如今都熬过来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苦难都是鞭策自己成为更好的人,而这个即便历经了生活磨难,但仍在为梦想努力的他,叫沈善书。

weinxin
恒拓机电
专业中央空调设计、安装、销售、服务于一体,智能化系统工程的设计、安装及销售,安防、消防设备安装及销售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